您的位置: 琼山信息网 > 星座

山水退休前夜友谊微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5:21:17

汤厅长明天就要光荣退休了。今天下午,郝秘书和办公室刘主任,已把他的退休手续办好,他明天就不用上班去了,他的司机也一定不会来接他的。从理论上讲,他现在还是厅长,省交通厅厅长。只是天亮鸡鸣时,他才明确到自己已不再是厅长了。已下午七点了,他环视他那豪华宽大的办公室,心绪不宁地在屋里踱步。司机知道已下班多时了,他不敢打搅汤厅长,一直在楼下走廊等候,还不时看看手中的表,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。   一个潮湿阴冷雾气弥漫的夜晚,汤厅长在职的最后一晚,过后他就要开始退休生活了。他根本没去想,他退休以后将如何生活,如何养生。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,他再也没有文件可看,没有会议可开。看不到处长们战战兢兢的样子,看不到下属们畏畏缩缩的汇报,听不到溜须拍马的声音了。他想,没有了指示和审批,没有了训斥和签字,他再也不是可以指手画脚的人了。他没去想他退休生活,当然还有其他原因。   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,退休前的一个多礼拜,他都昏昏沉沉地睡不好觉。每天晚上三点钟左右他都会被惊醒,隐隐约约感到客厅里,有人在讨论,在讲话。他烦透了,但他开灯巡查时,什么也没有,空荡荡的。持续了一个多礼拜,同一种梦境。每天都是好不容易熬到凌晨,朦胧睡去。   今晚,他在任的最后夜晚。他没有一点睡意,倒在床上,两眼紧紧盯着天花板。他想,妻儿都去美国了,已一年多了。他一个人住在别墅里,感到孤独。原计划他退休,也马上去和她们团聚的。如今八项规定,领导干部退休要审计,通过才可以出境。他的护照还在省纪委处。他感到烦透了,他起身开了一瓶红葡萄酒,倒了一满杯,一口喝光,心绪不定,又倒了一杯。不知不觉一瓶酒已喝光。迷迷糊糊地,他倒在床上,朦胧睡去。   然间,汤厅长隐约听见楼下客厅里有轻微、杂乱的人声。他的豪华住宅,保安系统是本地最高级的,没有发出报警声。他知道又是那个一直围绕自己几天的梦境。他这次不想打扰他们的谈话,想听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。汤厅长轻手轻脚地从楼上下来,绕过走廊,从暗处往明亮的客厅里看去。他大吃一惊,差点叫了起来。他用手紧紧捂住嘴,全身直冒冷汗,两眼发光,但他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观察着他们。   客厅里坐着两人,尽情享受着汤厅长储存的美酒。汤厅长认得他们,一人是美华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吴良,坐在他对面的是中国艾德勋基础建设集团董事长费路。   “知道吗,汤德颜汤厅长,我们的好朋友,他把我们给耍了。”吴良董事长道。   “不会吧!我们是发小,老朋友了。”费路董事长疑惑地说。   “我根本不相信他,我从不相信任何人。”吴良很坚定地认为,汤厅长不会帮助他们的。   “我们是三四十年的交情了,他不可能绝情的。”费路不相信老朋友汤德颜汤厅长会在背后给他一刀。   “你还执迷不悟,他叫‘贪得炎’贪得无厌,你知道吗?”吴良又道:“我们小的时候就知道,他最贪,什么便宜都贪。”   “我把他的老婆孩子送出国,还在美国买别墅送给他,这几年陆陆续续给他有几千万了。”费路说。   “我还不是也一样,前几年就给他送去上亿万了。”吴良有点气愤。   “我们是老朋友了,汤厅长不是给我们打招呼,不然,我们也不可能中标,拿到高速公路的项目,赚到钱吗。”   “说起来,没有‘贪得炎’汤厅长,也就没有我吴良。我的生意也都是他关照的,给他钱,我没有意见,就是如今他不帮我们,还暗地里下刀。”   “在中学读书时,我们三人一直是好朋友,一起玩一起打架,我们拜帖结拜兄弟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你还记得吗?”   “贪得炎,他书读得好,上大学。后来没忘了我们,处处关照我们。但我也没有忘恩负义啊!我给他老婆股份,每年分红,几百万啊!”   “我也是每年进贡他老婆孩子的,友谊友情万岁!干杯!”   “干杯!”吴良也举杯。   两人哭了起来,抱头痛哭,他们想不通,为什么如今落了如此下场。   “贪得炎,他妈的,在中学时,就是如此,我们替他打架,他躲在后面指挥,我们头破血流,他逃之夭夭。”吴良破口大骂道。   “要没有汤厅长给我们指点,我们也不会做如此大的生意。”费路还是不相信汤厅长会害他。   “你还执迷不悟,你为什么给毙了,谁给的证据,检察院怎么会知道。”   “是啊!证据。”   “只有我们三人,知道。”   “我是上星期给枪毙的,我冤枉,我心不甘啊!”吴良拉长脖子喊道。   “他妈的,贪得炎,我想你,好想你,我的老朋友。”   “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,对吗?”   “不能同日生也要同日死,我们是兄弟。”费路大声地叫道。   “我知道,贪得炎的保险柜,有一份重要的文件,只要交给纪委,他必定完蛋。”费路说道。   “在哪里?告诉我!”吴良非常想知道。   “在他的办公室,那天我交给他,我看到他放入保险柜的。”费路明确地说。   汤厅长听到这里,吓得一身冷汗,他知道确实有一份重要文件,关系到他的命运。他还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内,离开办公室时忘了取出。    汤厅长蹑手蹑脚地回到厨房,抄起一把菜刀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走进客厅,对准他的兄弟,一阵乱砍,“噼噼啪啪”他不管是不是目标,他发疯了,把客厅里的家具,或者可以看到的东西,全都砸掉。   汤厅长精疲力尽地倒在沙发上。他擦了擦眼睛,没见到一点血迹,没看到他的好朋友,更没有见到尸体。他气得发疯了,又举起手中的菜刀,到处乱砍。耳边一直听到他们的“哈哈哈”笑声。   汤厅长静下心来,周围恢复了一片寂静,死气沉沉的。他到酒柜拿出一瓶茅台,咕嘟咕嘟地喝下去。他想,不能再犹豫了。他在潮湿阴冷雾气弥漫的夜晚,驾车冲向他的办公室。   他不理会保安对他的询问,冲向顶楼的办公室。打开保险柜,他呆了,什么也没有。他还在其他的抽屉里寻找,但还是什么都没有。他绝望了,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脸,他怪笑着,哭喊着,他……   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上吊了。   在汤厅长家的客厅里,他的好朋友吴良和费路还在交谈着。   “我们终于把他叫下来了。”   “我们还是好朋友。”   “我们是不会撇下你一个人的。”   “我们的友谊是共享的。”   “……”   (2015年4月12日完稿)   共 235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精囊囊肿
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
脑外伤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