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琼山信息网 > 星座

玄门败家子 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岩,教他做人(第三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20:36

玄门败家子 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岩,教他做人(第三更)

众人一边议论,一边默默想着此间关节——谁都知道金浩不过只是被推出来执行计划的‘傀儡’,那么,幕后之人会是谁?

这一招,就算打蛇不死,也很能恶心对手,金域之人,似乎没有这个头脑吧?

就在众人思绪不定时,金浩狼却是一摆手:“本少出三千万!包场!把最好的东西抬上来!”

这道话语仿佛掷地有声,又仿佛早已“排练”了无数次,几乎只在他话语落下的刹那,此间拍卖行的一群人便抬了三个大箱子出来。

对此,金浩狼满意一笑,然后伸手按在了那三个大箱子上,陡然一抓,原本底侧通红的箱面被撕下一层来,露出了金光灿灿的内里!

只一眼,全场顿时哗然,谁都没有想到只是这三个箱子本身,就是纯金打造——这种金一看便知不是世俗界里的黄金,而是修炼界中上等的翡翠玉金!此金带着些许翡翠碧意,灵气萦绕,可养神魂,便是一些三品宗门都无福消受!并且,上头还满嵌白玉珍珠,闪耀人目!

“……只是装潢箱子的表面,便已下了如此‘重手!真不知箱子之内的聘礼,重到了何等地步?”

场间人心中忖度时,金浩已是微微一笑,陡然间伸手,轻轻一翻便将一个宝箱掀开,就见一阵珠光宝气从箱子里激射而出,其奢华之光有如实形,场间一些定力不深的女子当即便是失声叫了出来!

但……这还只是开始!

见场间突然骚动,金浩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,他就喜欢这种女子尖叫,仿佛每听一次功力就增长一分一般。

“封姑娘请看,第一道箱子。”金浩随手一抓,顿时便听得一阵“叮当”声响,宛如琵琶骤然奏响。阳光照耀之下,无数龙眼般大小的珍珠落满一地,四下乱滚,望去便如一片珍珠海洋!

接着,他再度伸手去抓,又洒出一大片翡翠、璧玉、珍珠、玛瑙,晶莹之物,奢华一时布满,仿佛连空气之中,都充斥了奢靡的气息!

没等场间他人反应过来,金浩径直掀开第二个箱子的金色盖子,却是露出了一件件胭脂水粉,锦绣香包,无数做工精致的宫衣,华丽的羽裳留裙……但凡女子化妆及更衣所需,这片箱子之中竟然都有!

场间许多女子已几近窒息,一双眸子里泛起了银色光辉,似乎今生今世能看到这些,都已是极大满足。

然而金浩赚足了他人眼球之后,依旧不依不饶,他对着封萝儿的方向一礼,微笑说道:“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呢封姑娘。”

话音落下,许多人的心都是一揪,然而金浩这一次却是动作奇慢,一点一点开着宝箱,似乎存心吊人胃口似的,好半天宝箱才被他打开。

却见他从中取出一只晶莹玉壶和一个纯白小碗,而后缓缓倒出酒来,却见酒色成琥珀色,香气萦绕,其中又蕴含了一种如同烈火般的后劲,让人未饮先醉!

金浩得意一笑,缓缓说道:“此酒名为千金醉,其所用的珍惜材料,足可让饮之者青春三十年不老,寿元增益,容颜愈佳,对于封姑娘这等美人而言,当然是绝配了!若是封姑娘不介意的话,在下便打算将之作为你我的交杯酒了,如何?”

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不止——青春三十年,寿元增益,容颜愈佳,这几字足以让太多女子甘愿为之放弃一切!如今听到金浩的这番话,便是那些年长些许的妇人都微微动了心……

甚至,还有一些女性的修炼者,也露出了向往神色……

珠宝,宫装,胭脂水粉,容颜永驻……这些有哪个女人不想要?

一时之间,众多目光都聚焦到了一直没有缩回包间的封萝儿身上。

有太多人想看看,她会怎么选。

尤其狼域的一干人等,他们如今满心担心,虽然知道这位“苗家姑娘”和血岩有一腿,但谁也不知他们的关系究竟发展到了哪一步,亦不知封萝儿是不是完全真心……眼见对面拿出了对女子具有极大杀伤力的三个宝箱,他们真是担忧无比……

因为如果这个时候封萝儿哪怕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动摇,都是对狼域无比的嘲讽和打脸,届时,他们还有脸留在这参加拍卖会吗?

便在万众瞩目之下,封萝儿的神色却很……怪异。

甚至连血岩也是一脸别扭的表情。

两人……就好像看到了极端荒谬的事,以至于连生气,都放缓了一刻。

两人同时看向楚天箫。

就见他一脸云淡风轻,抿了口茶,道:“这就算出招了吧。只是……包场?就这?”

“看来,有人根本不懂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啊。”

“格局太小,苦逼到老。”

“尤其这孩子……看他一副没上过私塾的纨绔模样,哎,我还是可怜可怜他

玄门败家子  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岩,教他做人(第三更)

,给他上这一课长长记性吧……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说着,楚天箫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晶卡,刷地一声落在血岩手中。

“去吧血岩……教,他,做,人!”

这声落下,血岩微愣片刻,一扫手中晶卡,眸中一丝惊诧一闪而过,但他到底已不是当年凶荒山脉的落魄者,更完全清楚自家少主的性子,当下,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径直走出了包间,缓缓靠近金浩。

在乍见血岩出现的瞬间,金浩不由得笑了。

“到底是个莽夫,这种情形,封萝儿还未说一句,你倒是先出来了?怎么,是害怕了吗?哈哈,真是想不到,你血狼也有害怕的一天?”

一念至此,金浩便觉念头通达无比——像他这种纨绔,蛮荒流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本来嘛,狐朋狗友,一丘之貉,同类那么多,自处静思之时也不会尴尬惭愧,可偏偏数月之前,这个“血狼”如彗星般崛起,年纪轻轻便坐稳了狼王巨头交椅!两相比较,他金浩却只能混吃等死,差距如同天壤之别……

两大死敌势力,各自“最重要”的年轻人却差距这么大,金浩早就遭受了不知多少鄙夷的目光,连带着这段时间,他被自家老子管得极严,都没法出外‘采风’了……

如果不是因为“久困逢甘露”,他也不至于如此猪哥,如此着急,更不会连血岩,封萝儿此刻异样的神态都没有注意到……

他现在,满脑子想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——你血狼不是能吗?不是年少有为吗?呵呵,我今天就用金钱攻势,挖走你的女人,好好让你看看,咱们到底谁更能?

我就不信了,这样,还打击不了你的武道之心?

“血狼啊血狼,你真是太天真了。”

金浩越想越得意,径直传音过去,“你狼域清苦无比,这是事实,是你绝对改变不了的事实!你以为现在站出来,就可以挽救什么吗?你真是……可笑至极!”

“不过,你大概也就只能做这么多了,等着吧,你的女人,很快就会在我的怀里……啊!——”

这番传音还未结束,面如万年冰块的血岩便喃喃念了一句‘太吵了’,然后,随意地甩了甩手,接着场间便响起了一道重音,却是金浩被狠狠甩了一掌,啪地一声摔到了地上!

浙江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浙江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浙江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浙江治疗睾丸炎方法
浙江治疗睾丸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