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琼山信息网 > 科技

指间小说喉舌呀喉舌17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4:45:38

【17】:平民有怨去上书,见识查处有套路  “老转”赵秉得根据大家提供的情况,总结出杜台长八条违纪问题,从中又选出两条,先拿出来玩一玩,见识一下狄奋进的处理突发麻烦事的能力,见识一下杜台长的关系后台,以及他和狄奋进局长的关系疏密,这两条就是一个试验品,如果他们合作,串通一气弄虚作假,那么今后的证据就必须保存好,对狄奋进也要保密了。如果狄奋进可以秉公办事,正确处理杜台长的问题,今后的事就没有必要向上级反映,全部递给狄奋进局长既可以省时间又省去上级领导批评麻烦了。  “老转”赵秉得在了解情况后,发现了一匹“黑马”。“黑马”不姓黑,不姓马,是人们对后起之秀的称谓,这“黑马”常常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他就是郝木安。  “黑马”郝木安感到赵秉得在处理这件事上,有得有失,于是他制订了反腐败如何运作的方案,先写好材料,几经修改,认真打印成稿后,一式五份,请“老转”赵秉得投送。  “老转”赵秉得把信向有关知情人传阅,请求签名,以示事实求是。  狄奋进看到揭发检举材料,感到“老转”赵秉得变得听话了,这是相信局长的举动,狄奋进十分高兴,说:“感谢你如实反映情况,全局员工都能关心广电局,广电局就一定能兴旺发达。最近还有什么打算?也可以谈谈。”  “老转”赵秉得又谈了一些情况,之后告辞。  几天过后,狄奋进不说话,杜台长也没有变化,这举报材料如泥牛入海一样。“老转”赵秉得也不想多问,看自由发展吧,众人又私下议论,难道狄奋进和杜台长私下交谈“私了”了。两条违纪不算问题,销毁了证据。  “黑马”郝木安感到应该有一个结果,于是他打电话,问狄奋进局长:“关于揭发杜台长的材料,最近查处结果出来了吗?”  “材料我已经看了,我抽时间问问再说吧。”狄奋进不冷不热地说。  “你准备问谁呢?问杜台长,他会承认自己弄虚作假吗?捣鬼假发票会承认吗?你可以去电信局明查暗访,以买主身份去购买IC卡,看看是什么批发价?电视台有几名员工和电信局有亲属、有朋友都知道这批发价。”  “好吧。再等几天我问了再说吧。”  又过去七天,“黑马”郝木安又拨打局长狄奋进的手机。狄奋进知道是“黑马”时马上说:“现在正和市领导谈事,再过几天,回来再说吧。”  又过去七天,‘黑马’郝木安又拨打了狄奋进局长的手机,狄奋进十分意外,从口气中能听出来。他说:“现在正和政协领导说工作上的事。见面再说吧。”  郝木安感到自己打十次电话也不可能了解到查处杜台长的结果。于是只好登门造访,第五次,终于见到了局长狄奋进,如果狄奋进借口有会议、有其他事情,或者有领导召见,也是几分钟时间就会结束和郝木安的谈话。  这次狄奋进很高兴。他谈了一大段相互团结,与人为善、协助工作,看人应该一分为二,仍然称杜台长是有功之人,并劝郝木安说:干什么事情,多看看其他同志的成绩,不要一条路走到黑,不碰南墙不回头。  “黑马”郝木安听出来,狄奋进有耐心教育之心,也有劝和之意.狄奋进不想把事情闹大.于是“黑马”郝木安就问:“杜台长这问题不需要调查了吗?”  “问题归问题,我不能亲自去查,你的举报材料我已经转交咱广电局纪检组去办理。”  狄奋进前几周不说这话,看到这事有人穷追不舍,就推掉自己身上的责任,也给杜台长留下足够的时间去采取补救措施。  郝木安又去广电局纪检组。纪检组钱书记接待了“黑马”郝木安,说:“纪检组在局党组领导下开展工作,查与不查还要请示局长,纪检组主要是监督一般干部职工的,台长是局党组成员可以说不在纪检组监督范围之内。”  郝木安说:“杜台长不会把贪来的钱分给纪检组吧。他有可能把捣鬼来的钱分给狄奋进局长,其他副局长也不在他巴结讨好的圈内,所以你有机会还是应掌握一些证据,因为狄奋进局长转交给你查处的材料,你认为无权办理,可以去上级市纪委,或直接向市领导汇报,如果没有及时查处,导致出现了严重的后果,狄奋进局长可以去推脱责任,你千万不能代人受过,广大员工正在拭目以待,对你寄予了很大希望。”  钱书记没有受贿,当然也不想承担责任,查过之后,向狄奋进汇报调查结果,同时向“黑马”郝木安通报了查明有关发票情况。  狄奋进局长很忙,这事如何处理又成了一个需要耐心等待的难缠事。“黑马”“老转”又开始与狄奋进局长打交道了。  电视台不少员工了解“老转”赵秉得“黑马”郝木安几番打电话,几番登门找狄奋进和钱书记的过程后也为他们的前程担心。杜台长何许人也,有七年当台长历史编织好的关系网,又有九大弟兄活跃在市委、市政府、公检法司行业。员工中有人,也积极提供有关杜台长的最新动态,当然另外有一些人也及时向杜台长反馈有关赵秉得、郝木安的活动详情。  又是电视台台务会,杜台长在电视台的大会上又发表一通高见。  “电视台有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。每天议论东,评价西。说什么检察院来车了,查什么问题的。我可以告诉大家,检察院是来了车,这一个说法不假,但来人来车不是查什么问题的,而是来求我们办事的,要录制宣传检察院的节目,最后还宴请我和狄局长,那么如果不信可以去检察院询问。”  这一次台务会后,又有人猜测。是谁说了这话,又是谁传给了杜台长,杜台长为什么要公开解释检察院来车请客一事呢?是示威?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心态吗?有人说,广电局的局长抓住了台长的小辫子,或者收了台长的好处,当然,就放人一马了。  “黑马”郝木安笑了,他以为是“老转”赵秉得说的,问了问之后才知道是一个大笑话。于是他俩又犯疑,这又是谁说的呢?杜台长急于大会上解释真让人捧腹。说检察院宴请局长和他,是什么意思?太那个了吗。  关于杜台长购IC卡的事,“老转”赵秉得与狄奋进局长的对话,也很有趣味。  “狄局长,杜台长的IC卡一事,现在调查处理进展到哪一步了?”赵秉得微笑着问。  “不就是购IC卡回扣问题吗?”局长狄奋进嫌的不屑一顾,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  “回扣是多少钱?”赵秉得认真的问。很认真的样子。  “不叫他买IC卡了。”局长狄奋进胸有成竹的样子,笑了决断。  “退回财务办公室多少钱呢?”赵秉得继续问。  “现在是财务上统一采购IC卡。”局长狄奋进明确告诉赵秉得新方案。  “财务上买IC卡是什么价钱?”赵秉得不想叫台长贪污,也不想叫财务室贪污的。  “……”沉默,狄奋进局长不再说话。  “杜台长这一点小问题,在党员会上说一说行吗?员工工资几百元钱,台长捣鬼几千元钱。心里不平衡的。”老转赵秉得是在明知故问。  “这点问题,党组成员知道。”局长狄奋进显得漫不经心的说。  “党组成员知道,是内部处理,员工不知道的。我想,你们也可以在电视台全体员工大会上说一说台长捣鬼多少钱的。”  “……”狄奋进又不说话了。  “如果财务上买IC卡比杜台长买的价格高,还不如仍然叫杜台长去买IC卡。天下乌鸦一般黑。我们何必得罪台长呀?”赵秉得进一步分析道。  “老转”赵秉得看着狄奋进不说话,继续说道:“我的工资拿不全,杜台长买IC卡开票时多开发票,捣鬼不少钱,现在财务上买IC卡和杜台长开票一样,这说明杜台长买IC卡什么问题也没有,广电局局党组应追查反映不实问题的人,他们有诬告之嫌呀。”赵秉得有了一种坚持的精神。  “也不能这样说。”局长狄奋进想缓和气氛。  “那应该奖一下吧,为广电局挽回经济损失,相当于为广电局拉来了一个几万元的大广告,按比例提取奖金也合情合理。得罪了杜台长,又没有得奖金,今后谁还关心广电局的经济问题?”赵秉得继续说下去,分析一下今后的发展情况。  “要与人为善,求同存异,团结为重。”狄奋进想转移话题。  “杜台长在党员会上承认这事,我们广大电视台党支部的党员也会团结他呀。在全台大会上承认过错,我们更不会一棍子打死他。为什么不能把这一个捣鬼的事情,讨论一下?”  狄奋进不再说话,开始打手机电话,接着说:“我有一个会,今后有机会再说吧。”  老转赵秉得不再追问,起身告辞。最后说了一句话:“看来,在广电局谁买IC卡,捣鬼多少钱也轮不上我去买IC卡呀,我买IC卡,不捣鬼,领导不放心。”到后来狄奋进还想找赵秉得谈话时,老转赵秉得一再说忙。如今这年头儿,你忙,我忙,谁不忙呢?  后来电信局证实杜台长买的IC卡大多数是赠品,赠品是非买品。大家心里清楚,人家会赠送好东西吗?买一赠一,买一个飞机,赠送一个牙刷。买一个电视,赠一个遥控器。 共 33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相关阴茎结核的常见并发症
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
羊羔疯发作怎么治疗比较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