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琼山信息网 > 体育

千年之梦醉了千年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6:23:56

悲伤之际,握笔于手,笔随心舞,书写那情意绵绵,情入红尘却没有在青涩年华里的那个交点,却只如一个悠荡的红尘梦。 在这个几多情意,几多悲伤的季节里,浅唱那如深渊般的曲谱,回眸那淡淡的哀殇,叹红尘往昔,忆昨昔何昔。奏锦瑟曲罢江月残,听笙歌曲终人已散,嗅你的芬芳,想那三首回眸,用一生徘徊,等来生若长……问苍天为何不让我们出生在以酒当歌,作诗曲对亦或是笑傲江湖的世界里,却偏偏生在这个沉沦浮沉的俗世间,又让人在同一个天空下,一南一北两相隔。

花开花落,本顺应自然,千年的痴恋,醉了千年。而今我站在奈何桥上,却守望不了花开的彼岸。叹息陌世缠尘,曾经的流年三千痴缠,曾经的奋不顾身,不顾一切。如今却成了断章,又带哀怨不愿落幕。夜深了我泪眼婆娑的凝视着照片上的你,你满眼晶莹的美眸中布满一片思念,情丝涌动,绽放着忧郁,哀伤,默染红尘。谁看出了里面隐藏的悲伤,痛楚的盛放,试问这红尘沉淀了多少错缘的悲殇。走过青涩的年华,更迭了凋落的时光,我愿历千身劫,傍在你身旁,在时间穿梭中守候你,那怕是永世的等待。每一次听到你的声音,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涌上心头,每一次看你相片都会有一种满满的知足。这一切的一切,似是冥冥中早已注定,今世只能独守孤台,寂寞相伴,积满郁郁忧伤的尘。你曾经那份执恋为何不能转变成今朝的勇敢,却愿意在凡世间沉沦。

烟缘错,红颜误,铅华散尽,纵残琴声寂,箫声寒。你是否琴声悠悠满怀心事,是否泪眼婆娑满地晶莹。此生不能与伊扮,谁与我同行云海之路,红尘往事已成昨日歌,遂了吧,忘了吧。不忍看你浮生若梦,不忍你一世的悲凉,带着满身的伤不愿愈合。假若注定是过客,起初又何开出阳艳的花,每一次听你说克制时,我的心很痛,我知道你的心也很痛。我告诉自己不要刻意强求,是命运注定逃也逃不掉。世间的阻碍,往往是通往幸福的天堂。只要在一起还怕什么地狱,又稀罕什么天堂。

走一路红尘,愿你相伴,携一叶孤舟,渡岸牵手。与你生活在一起,在诺谩谷底。共享无尽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鸟儿轻鸣,在古老的树下,倚着铺开的画卷,看门口大朵的郁金香,听风儿那呼呼声,简单的生活,自由的呼吸。以每天太阳的东升西沉为息,渡静谧美好的时光,温馨的漫过。明明知道这是梦幻,却还是抵不住的去想。

何时,蝴蝶翩翩入梦,暗香涌动,沁我心扉。来生若长,夜慢慢,灯昏昏,许你一生誓言,不变!只因你是我唯一那抹清念,风吹日晒君依在,你是否愿意为我跳支霓裳舞,来世我们再续今生缘。

时光悄然流逝,那些流落的回忆,总会在翩翩蝶舞中停驻,总会在不经意间袭上心来,过往的伤痛清晰显赫,总是徒留脑际。有时候我不得不再一次的拾起碎心的记忆,去触碰心底那最神圣的柔软以及与过往那昔日的伤口,寂寞孤独漫延开来成了不能自已的脆弱。我闭上双眼幻听,一切的幻听,包括灵魂的叮咛。灵魂守着孑然的孤单。

梦终醒,我自孤台而出。千里冰封,万里漂雪,今生是否能与你再度相逢?为此,我已在梦里痴等千年。曾记否?千年之前,那君山上斑驳的晶莹泪渍,是你为我流落的感动;曾记否?忘川之上,为你写下的诗篇,是我不变的誓言。三途河旁,三生石上,我们执手共同刻下“地老天荒,此生不换”.前尘往事,历历在目;昔日芳华,刻骨铭心。奈何桥上语奈何,今世依恋誓不舍。一碗孟婆汤,岂能换取此生珍惜?一世情深,怎能就次忘却。我选择独自承受千年的寂寥,千年入骨煎熬。只有这样,方可留住脑海中你所有的美。我不屑于奈何桥下多少痛苦,为你,不过是十世守候。只是情愫万倾,离殇千年,我又该如何承受这无尽的相思之苦?而今,我自郁孤中醒来,带着千年的伤痛,循着你残留在我记忆中的香味,用我疲惫的双眼,找寻你的倩影。千年以后,你在哪里?还认得我吗?守了十世轮回,为求一世姻缘,我只为能在某个熟悉的街角,与你再演一场最美的遇见,再看你一眼,我一恋千年。经幡飘摇,玉影飘渺。又一世沙华叶谢,又一轮彼岸花开,我用尽力气,苦守我的誓言,也始终等不到你归来。

你云发飘动,会心地微笑,与他相偎自我身边走过而没有丝毫停留。相忘的江湖,被遗忘的街角,我绝望不已,鳞伤遍体。终于,我等回了你,却没能等回你的记忆。而你,依然美丽,依然有熟悉的朗月清明的双眸,只是你身边的人已不再是我,你的脑海也不再有我的记忆。于是,我带着满地的伤痛,拖着疲倦的身躯,放任无情的雨淋湿我的双臂,放任它打在痛彻的心底,淹没每丝关于你的气息。勿言谁人错,未语泪滂沱。后知后觉,一路相伴走来,你早已深深融入我的生命,抹不掉,忘不了。可如今,苍天何等残忍,生生把你从我的灵魂中剥离,放我伤痛得不能呼吸。宿命如潮,是我命中注定没有你的未来吗?走了,远了,累了,倦了。一千年,苍颜华发渐已旧,青鸟孤鸿自悲鸣!几阵多情,辛苦无果。只是一个空白期许,空虚的誓言!

精囊囊肿的检查诊断方式
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
癫痫云南哪里治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